張愛玲姑姑「苦戀52年」78歲才當新娘 愛人髮妻「視其為親人」臨走前心願:你們一定要幸福

真正優秀的女人,成全自己的同時,也成全所愛的人!


張愛玲曾說:「亂世的人,得過且過,沒有真的家。然而我對於我姑姑的家,卻有一種天長地久的感覺。」

姑姑張茂淵給了張愛玲母愛一樣的庇護,亂世之中給她一個安身的家。

在寫作上對她鼎力支持,在感情上為她出謀劃策,言傳身教讓張愛玲做個自強自立的女孩子。

可以說,如果沒有姑姑,就沒有那個獨立自持,以文采名震上海灘的張愛玲。

張茂淵是真正的名門之後,父親是清末名臣張佩綸,外祖父是大名鼎鼎的李鴻章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張茂淵對李鴻章曾經這樣評價:「這老爺爺也真是的!兩個女兒,一個嫁給比她大二十來歲的做填房,一個嫁給比她小六歲的,一輩子嫌她老。」

其中嫁給比自己大二十多歲做填房的女兒,就是張茂淵的母親李鞠耦。李鞠耦嫻雅有文采,婚後經常與張佩綸題詠為樂。

張佩綸在日記中記載:以家釀與鞠耦小酌,月影清圓,花香搖曳,酒亦微醺矣。

張愛玲也曾在《對照記》中提到:「我祖母的婚姻要算是美滿的了,在南京蓋了大花園偕隱,詩酒風流……」

然而好景不長,李鞠耦35歲那年,張佩綸留下下愛妻和一兒一女,撒手塵寰。

李鞠耦把此生的希望一心寄托在兒子身上,督促他勤學苦讀,渴望有朝一日重振門楣。

然而生活上極盡溺愛,讓兒子穿女孩子的衣服,滿幫的繡花鞋,養成了他懦弱缺乏獨立生存的能力,靠繼承的遺產為生,以吸食為樂,終日渾渾噩噩度日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相比較女兒張茂淵,母親希望她剛強獨立,讓她穿上男人的衣服,以「少爺」稱呼。

由此張茂淵也養成了獨立自主的個性,二十多歲就精通英文和音樂。

到後來母親走了,二個哥哥合夥算計她的遺產,她勇敢拿起法律的武器,通過打官司拿到自己應得的那份。

但是,由於投資股票失利,把遺產全部輸掉,她也毫不在乎。

她穿上西裝,腳踩高跟鞋,出入於銀行和期貨市場,搖身成為職場達人,拿著豐厚的報酬。

後來跳槽到一家德國電台誦讀社論,並對張愛玲調侃道:「我每天說半個鐘頭沒意思的話,可以拿到幾萬的薪水,你一天到晚說有意思的話,卻拿不到一個錢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女人的自信都是能力給的,具備了養活自己的能力,無論遇到什麼狀況都不會慌張,無論到什麼時候都有挺胸抬頭的底氣。


獨立的女人,不僅僅是經濟上的獨立,重要的是精神上的獨立。

張茂淵無疑是一個個性鮮明獨立自強的人,她那自立自強的個性,感染了跟她生活多年的張愛玲。

李碧華曾對張愛玲的照片,有過一段非常精彩的評論:


我的印象至深,是大部分張的倩影,總是仰鏡,鏡頭自低角度往上拍攝,而她又不自覺地微仰首,高瞻遠矚,睥睨人間。

因為這不斷出現的神情,令人有「鶴立雞群」之強烈感覺。一個人的小動作往往介紹了自己,也出賣了自己。即使什麼也不說,卻說了很多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張愛玲並非天生的鶴立雞群,從前的她毫無自信可言,父母離婚她就失去了家的溫暖。

母親黃逸梵從國外回來,愛玲去小住了幾天,回到父親家,迎接她的是繼母重重的耳光,愛玲伸手攔擋,繼母哭喊著說愛玲欺負她。

父親不分青紅皂白,對愛玲動手,還關了禁閉。

張茂淵上門替侄女說情,並且提出讓愛玲出國留學。

繼母在一旁煽風點火,被激怒的哥哥舉起手裡的煙桿,劈頭蓋臉對她動手,從此她跟哥哥一家不相往來。

張愛玲逃出父親家,投奔母親,母親嫌棄她是個累贅,終不能相容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是張茂淵接收了無家可歸的愛玲,從1937年到1952年張愛玲離開,十幾年間,一直都是姑姑庇護著她。

張茂淵發現張愛玲的寫作才華,鼓勵向雜誌投稿,並且很快得到上海一位知名作家的賞識。

為了答謝知遇之恩,張茂淵約請作家到家中作客,替侄女做了精緻的西點、乳酪和紅茶,款待來客。

張愛玲不善交流,也是張茂淵一直陪著客人聊對方喜歡的園藝,為愛玲的寫作鋪平道路。

後來,張愛玲在寫作上大獲成功,才讓我們看到了照片中那個自信美麗、鶴立雞群式的張愛玲。

後來,張愛玲多次在作品中提到這位姑姑,尤其是姑姑語錄中的自嘲「文武雙全,文能夠寫信,武能夠納鞋底。」一個風趣幽默的自信女人躍然眼前。

思想獨立的女人,才能找到生活的方向,做自己最擅長的事,成為最想成為的人,不畏將來,不懼現在,一步一個腳印穩穩走好一生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自強自立的女人,永遠都不用卑微到塵埃里,還要開出委屈的花朵,勇敢做自己才最美麗。

有人說過:世間最好的愛情,是我回頭,你就在身後。

這話用在張茂淵苦戀了52年的李開弟身上,再恰當不過了。

1925年,張茂淵23歲,前往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學習鋼琴,與她一起的還有愛玲的母親黃逸梵。

兩位優雅的女士因為海上風浪顛簸,被暈船的痛苦折磨的狼狽不堪,在甲板上大吐特吐。

一位風度翩翩的年輕公子為她們遞過熱毛巾,並且沏了龍井茶,使得她們姑嫂二人感激不盡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等下午稍稍適應了顛簸的張茂淵,在夕陽下,看著波光粼粼的海面,李開弟關心地為她披上外套,並且用英文朗誦了拜倫的詩:所有的悲劇以離去結束,所有的喜劇以結婚告終。

一路的暢談,李開弟徹底征服了張茂淵的少女心。

然而,他們最終沒能走到一起,有兩個版本。

其一是因為思想激進的李開弟,得知張茂淵的外祖父是「賣國賊」李鴻章後,無法接受她的出身,從而與之斷交。

令一個說法是,李開弟早有婚約在先,女方是閔行富家女夏毓智。

無論哪一個已無關緊要,重要的是歸國之後,李開弟與夏毓智在大華飯店舉行了盛大的婚禮。

結婚前夕,李開弟說:「你不要等我了,我們今生已然無緣。」

張茂淵非常堅決地說:「我會一直等你,若今生等不到你,我等待來生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她這麼說,也是這麼做的,這一等就是52年的時間。

她做到了: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追尋。一曲一場嘆,一生為一人。

李開弟約請張茂淵做新娘的女儐相,張茂淵大方地接受了邀請,並送上自己真誠的祝福。

在這場失戀中,張茂淵沒有爭,沒有鬧,她冷靜接受現實,真誠地為真心愛戀的人默默付出。

正如那句:我要你知道,在這個世界上,總有一個人是等著你的,無論在什麼時候,無論你在什麼地方,反正你知道,總有這麼個人。

張茂淵默默守護,從青絲到白髮,她64歲那一年,李開弟的妻子夏毓智重病卧床,臨終前對張茂淵吐露肺腑之言: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我早知道你和李開弟是情投意合的一對......當初我一點也不知情,你把你的戀情暗藏在內心深處,我竟然一點沒有察覺出來。

我將不久於人世,我離開後,希望你能夠和李開弟結為夫婦,以了結我一生的宿願,否則我在九泉之下會無法瞑目。


喜歡是放肆,愛是克制,張茂淵是真愛一個人。她的愛,讓愛人的髮妻不但不當她是情敵,而視她為親人。

夏毓智離開後,恰逢特殊年代,李開弟天天受辱,兒子選擇結束生命,女兒遠離家鄉,在身邊陪他給他安慰的只有張茂淵。

1979年,張茂淵終於等到李開弟昭雪,於是她寫信說:


不是我不願再等,我怕時間不再等我。


於是,兩個年近80歲的老人,在親人朋友的祝福中,終成眷屬。

張愛玲在美國收到喜訊熱淚雙流地說:姑姑一定會結婚的,哪怕80歲也會結婚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張茂淵後來身患重症,她愛了一輩子的男人,給了她無微不至的呵護,每天給她按摩,在病床前講笑話,逗她開心,一絲病痛的苦都不讓她受。

1991年6月9日,張茂淵九十歲生日,她吃了一口蛋糕,甜蜜地看著眼前愛了一輩子的男人說:「對不起,我挺不住了,能夠遇見你,與你相守,是我的幸運,無關時間長短,無關命運悲喜。」

患病二年三個月後,張茂淵毫無遺憾地離開了這個她愛了一生的男人,走完了她毫無遺憾的一生。

馮唐在《無所謂》中寫過這麼一段話:「說到底,女人還是要自強。不容易生病的身體、夠用的收入、養心的愛好、強大到混蛋的小宇宙。擁有這些不是為了成為女漢子,而是為了搭建平等的基礎。自己穿暖,才是真暖;自己真暖,才有資格互相溫暖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短的是生命,長的是磨難。在風雨飄搖的生活中,做個自立自強的女子。

在愛情面前,無論多麼愛那個人,也要做到不打擾,不糾纏,做個有尊嚴的女人,愛自己的人,才能贏得真正的愛。

願我們每一個人,都能遇到愛的人,相憐相念倍相親,一生一世一雙人。
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